💦 水水水水

【顺懂】晚

😍

五月梅花:

 *可能需要预警


 


 


 


李晚的上司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,明明是大她近三十岁的年纪,倒是丝毫不妨碍他笑起来嘴角的勾人。


 


大概是身高加持,上司自有中年人独有的味道,公司里的姑娘总是将他列为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之一,李晚也是其中一个。


 


当然,她是不同于其他姑娘的。


 


对于李晚来说,上司仅仅只是一个外表俊朗,能力卓越的优秀之人,每次和父亲谈及时,对方总是笑起来,然后嘱咐李晚,以后你也要成为和你上司一样优秀的人呀。


 


这时候母亲便会在一旁责怪,女孩子嘛,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。


 


 


李晚和上司不在同一层楼,所以不常遇到,唯独每周一的例会,她坐在长条会议桌的一侧,上司坐在最前面。


 


那是他们仅有的见面机会,可李晚发现,上司总会盯着她看——至少她抬头的时候会撞进对方深不见底的眼眸里。


 


同事悄悄问她,上司是不是对她有意思。


 


李晚摇摇头,谁知道,毕竟连对方联系方式都没有。


 


她在餐桌上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父母,父亲皱着眉让她注意些,一定要杜绝职业潜规则。


 


父亲曾经当兵,总是一身正气的模样,就连思想都是循规蹈矩的。


 


母亲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父亲碗里,用不屑的语气反驳,万一是我们女儿太优秀,领导想要栽培她呢。


 


 


这件案子很快就破了。


 


上司有一个堂弟,大概是继承了家人的优点,生得俊朗,能力优秀,年纪轻轻便拥有自己的企业。


 


李晚曾经见过他一回,是在公司的年会上。


 


就像那句话:you had me at hello。


 


所以上司将他介绍给自己的时候,李晚还是在心里小雀跃了一阵子。


 


 


他啊,一回家就拉着我这个堂哥不停的问你。


 


你别看他是我堂弟,比我小很多,只比你大四岁吧?


 


我看得出,你也对他有意思。


 


挺好的,李晚。


 


以后好好相处。


 


 


后来的事,如同正常人家的恋爱故事,好在彼此的父母都极为满意两个小孩,结婚成了水到渠成的事。


 


作为媒人的上司,本该在李晚结婚那天做证婚人,可惜总有些事这么巧,上司临时有一个出差,只好包了一个大红包,写着“新婚快乐”。


 


母亲拿着红包说,你们上司人真好,不但帮你介绍老公,还包这么大一个红包。


 


说完又玩笑的用手肘敲敲一旁的丈夫,你看看,还说人家想潜规则,小人之心。


 


父亲盯着“新婚快乐”几个字,长久的没有说话。


 


 


那晚,李晚的父亲喝多了,抱着前战友喋喋不休。


 


大眼睛的战友喊了李晚,让她好好照顾父亲。


 


小眼睛的战友叔叔一边把李晚的父亲扶上车,一边笑着说,他人生的大事啊,算是都完成了,高兴也是应该的。


 


李晚一脸不好意思,说,麻烦叔叔们了。


 


回家的路上,李晚拉着父亲的手问,爸,你怎么喝这么多?


 


我高兴。


 


一旁的母亲捂着嘴偷笑,你结婚了,你爸爸高兴坏了,而且今天还见到了战友。


 


话说到一半,母亲看了眼依旧低着头,眼神失焦的父亲,感叹道,听说有个战友没来,要是来了,估计他得喝的更多。


 


父亲没有说话,似乎靠着车窗睡着了。


 


 


孑然一身的上司,后来也找了一个伴,倒不是女人,是一只金毛。


 


公司的姑娘们几乎都为人母,却仍然喜爱谈论上司。


 


临近退休的上司,依旧是气宇轩昂。


 


所以说,当过兵的人,总归身材笔挺,自带男人成熟的韵味。


 


说话的同事刚生了小孩,正打算向李晚讨教婴儿的相关问题。


 


 


他也当过兵?


 


对啊,为什么用也?


 


我爸爸曾经也是军人。


 


这么巧,那没准他们会认识。


 


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,李晚笑起来,想起父亲也是这般模样,走路的时候,气宇轩昂。


 


 


李晚曾经问过父亲,自己为什么叫李晚,父亲只是笑,却没有回答她。


 


后来孩子出世,一家人忙着给小宝贝取名。


 


李晚的父亲开玩笑的说,孩子就叫顾晚晚啊。


 


干嘛,我们家文化学识已经贫瘠到只认识这么一个字了么?母亲抬手去拍父亲的脑袋。


 


父亲左躲右闪,笑的开怀。


 


 


后来,上司退休了,走的那天,送了李晚一副墨镜,是黄色的。


 


这个年代早已不流行这种款式的墨镜,可李晚还是双手接过,笑起来的时候,上司怔怔的看着她。


 


 


这是有故事的墨镜,在飞沙走石里活过一遭。


 


所以这还是个古董咯?


 


算是吧。


 


谢谢顾总。


 


不是领导了,以后就该叫顾叔叔了。


 


 


李晚后来没再遇见过上司,偶尔在朋友圈里,看见对方又出现在哪个国家里,身边还站着一只金毛。


 


 


故事到这里,就差不多结束了。


 


可是这个故事里,似乎遗漏了什么。


 


比如,李晚的眼睛像极了她的父亲。


 


李晚来面试的那天,其实公司已经招满了人员。


 


李晚的丈夫在结婚前一天,收到他堂哥的信息,让他以后一定要对姑娘家好。


 


 


又比如,李晚的上司,终身不娶,是因为心中有人。


 


上司那次临时的出差,其实是自己提议要去的,对方公司甚至连夜做了策划,才让这个提了前的项目能够完美合作。


 


李晚的上司见过一次李晚的父亲,那是一个倾盆大雨的夜晚,对方打着一把伞缓慢的走在漆黑的小巷里,李晚的上司就这么开着车灯,默默跟了一路。


 


李晚的上司规定每年公司举办的年会上,必须有相声小品类节目,只是因为李晚笑起来最像她的父亲。


 


 


再比如,李晚的父亲退役后去法国待过一段时间,他在那里认识了李晚的母亲,然后结婚生子。


 


李晚的父亲原本打算一辈子不回来的,可是后来不知怎么想的,还是举家回了国。


 


李晚的父亲对书法极为敏感,但凡看过几次,就能将每个人写字的习惯记得清楚。


 


李晚的父亲曾经拿到过她上司的手机号,原本是自己的妻子叫他发了信息,感谢人家这么多年对女儿的栽培。夜深人静里,他盯着那一串数字看了许久,身边熟睡的妻子翻身,无意识的将手搭上他的侧腰,李晚的父亲又将手机号码一个一个数字的删掉。


 


李晚的父亲其实早就知道的,无论是“新婚快乐”,还是女婿姓“顾”这件事,他早就猜到的。


 


 


 


哦,对了,故事里还遗漏了一个不重要的小故事。


 


很多年前,上司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时候,他说,懂啊,晚这个字可真好听,我以后有女儿,就要叫顾晚晚。


 


 


---end---

看到这张图起鸡皮疙瘩…妈呀太有感觉啦!😍

艾七棠:

群里妹子发的

我??????

尹老师您是  尤物吗?????

关于后勤组(琛羽)正片之外的一些互动(基本全是图)

哈哈福利福利

药不易-YAO:

太阳海水差不多:



说起来电影大家反正都看过了吧,这里主要是后勤组被剪辑的戏份以及在红海行动拍摄期间的互动,来源是某楼解解们的共同努力,大家一起充分发挥了蛟龙突击队的精神,一不怕苦二不怕累,我只负责整理搬运一下,也算给同萌后勤组的gn们一个后花园。




所有的所有不涉及真人,切勿打扰蒸煮,圈地自萌。




一,官方花絮




大巴车救人是医疗兵陆琛被删掉的戏份之一,演员本人说过他在这场戏中救了7个人,官方花絮里有被剪辑掉的片段,和他一起救人的是庄羽,两人有互动和对话




剧照先上一张





抬下来之后陆大夫应该是又上车去了,天线宝宝一个人面对伤员,大概率是手足无措的,然后陆大夫下来巴拉了几句(未知说了啥)





然后庄小羽就咬着牙一个人处理了














gif图来一张













二,官博放出来的攻打贝拉家的3分钟片段




很多gn说这一段有岁月静好的感觉,的确是。大战前片刻的宁静,彼时机枪组在外警戒,狙击组在高处观察,正副队在商讨战术,后勤组在院子里整理维修设备











下面剧照两张,自行脑补(我不负责hhhhh)














三,摩洛哥拍摄期间(感谢挖图做图小天使)




庄小羽在剃头,陆大夫非得在镜子里露个脸~









彼时摩洛哥的天空真蓝,云朵真白,阳光真好,你们真好














四,官方海报




摸头杀(这个应该都看过了)





其他海报中的两个人











五,发布会




这个其实有视频.......




执着搭肩膀的陆大夫1(其他人并没有)





陆大夫2





陆大夫3









给他琛哥手动点赞的庄小羽











六,至于两人微博上手拉手翻跟斗那个蛟龙体操队啥的就不说了..........




其他若有遗漏,欢迎补充哦




再次感谢做图的小天使们~和你们一起喜欢他们,真好。


[顺懂]蛟龙客栈

哈哈哈哈哈哈这波操作🙈

囧尼杨:

一直很喜欢同福客栈,所以设定为退役之后蛟龙一队八个人在杨锐的英(瞎)明(特么)领(指)导(挥)下,去云南丽江盘了一个客栈,搞笑的生活日常小段子。


1.大家凑的钱不太够,所以杨锐只谈下来一间小客栈,大家对装修风格都很满意,大堂可以吃饭,楼上可以住宿,后面还有小花园,还有队长最喜欢的菜地。简直完美dei不dei!所有人忙得热火朝天,把客栈里外打扫得焕然一新。
看大家累的一身臭汗,杨锐十分感动并贴心的说:“各位辛苦了,剩这点我自己干,你们早点洗洗睡吧!”
众人:“好嘞!”
徐宏敏锐的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,他问杨锐:“咱们这客栈一共几间房?”
杨锐笑容很憨厚:“8间!”
徐宏:“……咱们几个人?”
杨锐依然憨厚:“八个,正好一人一间!”
庄羽很快明白了其中的问题:“这八间我们住了,客人住哪?”
杨锐:“……”
所有人立刻拿包上楼,十分不见外的一人抢了一间锁上了门。
杨锐气得原地直拍大腿,“给咱客栈留条活路啊!”
陆琛开门,伸出个脑袋,“你不住的话不是正好还剩一间吗?”

2.好说歹说,终于说服这帮兔崽子们两人一间,徐宏跟小惠要结婚了,被杨锐撵回装修好的新房,佟莉自己一间,剩下六个人两两组合,总算还了杨锐半壁江山。
晚上杨锐夹着枕头,准备考察一下自己去哪间睡觉更合适。
他打开201的房门,迎面飞来一件物什,正中大脸。他扒拉下来一看,很好,紧身三角款黑色男士内裤。
床上两个人闹得正欢,顾顺背对门口坐着,边掀被子边掐李懂的脸,“还跟哥得瑟不,全给你扒了裤衩都不给你留!”
李懂看见杨锐一下拔高了声调:“队队队队队长!”
顾顺嘿嘿一笑:“队长,美国队长都不好使!让你见识见识哥的厉害!”
杨锐本来就不太厚的脸皮,让他没有办法继续在这里待下去,愤怒的关门走人。
到了202的门口,他长了个心眼儿,现在门口听了听,嗯,石头的房间。然后他转身走向203。
片刻之后,庄羽抱着枕头,茫然的站在门外。
“你和石头住一屋吧,我跟陆琛有事要探讨。”杨锐理直气壮。
行吧,庄羽心想,但走到202,他就后悔了。
石头这呼噜打的也太响了,隔着门都能听见!

3.客栈要正式开门营业了,杨锐给每个人分配了岗位,自己是总指挥兼种菜,徐宏副总经理,李懂是主厨,顾顺是大堂经理兼跑堂,陆琛会计,庄羽后勤加打杂,佟莉负责安保,张天德采购。
顾顺第一个反对:“我不想跑堂。”
徐宏拉了一下他:“你得负责从李懂那传菜。”
顾顺立刻180度大转弯:“好嘞,您擎好吧!”
石头第二个反对,“我不会骑小三轮。”
徐宏拉了一下他:“佟莉会,她负责教会你。”
石头:“好嘞,您擎好吧!”
庄羽举起手想第三个反对,结果杨锐眼角带风的扫了他一眼。“没人反对,那我们就散会!”
庄羽很委屈,他看向徐宏:“经理,你为啥不拉我一下?”
徐宏有些尴尬:“那个什么,单身狗,实在没啥人权,你就从了吧,人家陆琛也没说啥。”
蛟龙客栈的wifi断了一天。
被杨锐按着头又连上了。

4.事实证明,顾顺当大堂经理是非常正确的选择。早上一开门,他就往门口一站,那姑娘小媳妇是乌泱乌泱往这里跑,进来一看,这小破客栈,庙小妖风大,帅哥比别地儿都多,中餐西餐都有,是吃饭聚会住宿的不二选择。
一号桌点了个披萨和一些小食,半小时的时间里叫了顾顺三次。“帅哥,你们这拿铁里都能加什么?”
顾顺还没来得及介绍,李懂气势汹汹的端着一盘鸡翅出来了,他哐叽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扔,伸手从顾顺的裤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也扔在了桌子上。
“看着没,锁屏是我。”伸手一按,手机直接解锁了。
“解锁指纹也有我。桌面是我,微信头像是我,朋友圈背景图是我,聊天背景图也是我,置顶也是我,你还想加啥?”
姑娘瑟瑟发抖:“不不加了。”os:我是真想问问能加什么啊,没想加微信啊!
大厨继续气势汹汹:“菜还没上齐呢,不许吃!等着!”转身回了厨房,走之前还瞪了大堂经理一眼。
大堂经理笑的见牙不见眼,溜溜的跟去了后厨。
“顾顺李懂,都特么半个小时了,菜呢!”总指挥巡视完菜园之后,发现大堂的情况很不妙,冲到后厨大喊了一声。
一号桌看着眼前的菜,欲哭无泪,我就差盘沙拉了,半个小时还没拌好吗,我想吃饭呢!
石头骑着小三轮,歪歪扭扭的回来了,看杨锐一边揉眼睛,一边往外走,“队长,你眼睛咋了?”
杨锐没搭理他,自己在那嘟嘟囔囔:“又特么是被闪瞎的一天,天天嘴都快长一块了!”

这半个小时,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呢?
“你知不知道你掏我手机的时候碰到啥了?”
悉悉索索一阵。
“是这个吗?”
“嗯……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

(第四个小段子是刷抖音刷出来的灵感哈哈)